替跑猝死为违规参赛敲警钟

2020-03-24


 

厦门(海沧)半程马拉松主办方昨天确认,一猝死跑者是替跑者,据悉死者家属在考虑起诉转让给死者参赛资格的人。这让“替跑者&αrdquo;一词引发了关注。跑者圈儿外,有人不解:跑步挺累的,谁会去Л替人跑?

“圈里人”介绍,除了赛☆事名额紧俏,满足跑者虚荣心,也有的是为“雇主”参加高级别赛事“刷资格”。替跑曾经被认为无伤大雅,如今却催生出了地下市场。但入市也许意味着从得不到赛事保险赔付,到追究转让名额者法律责任等诸多风险。

替跑者图λ什么

厦门半马主办方向记者确认,对包括转让者在内的30名报名者进行了处罚。回顾历史,厦门半马替跑,无论在规模还是手段上都排不上号。

2010年厦门国际马拉松,组委会一次上报给中国田协39名替跑作弊者名单。跑个马拉松挺累的,这些人替人家跑,到底图个啥?

有人替跑当枪手,花钱的图的是免试上学。组委会人士告诉记者,℡2010年数十人冒“山东省东方中学”和“山东省济南市体育工作大队&r╭╮dquo;之名杀入厦马跑道。前者有10人和5人进入男女百强,后者在男子组前100名中就占了14个。

组委会〾介绍,这些人是受人雇佣,跑出的国家一级运动员成绩(男子2小时34分)可以用来免试上大学;即使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成绩(男子3小时10分),也可以在高考中加分。

有人图的是奖金。今年韶关马拉松男子第一名罗纯政,被曝是由赖晓斌替跑,组委会随即取消其成绩及奖金。还有2009年上海马拉松,有网友揭露,男子前90名中有数十位选手终点成绩和转折点成绩几乎一模一样。因为比赛对前170名选手奖励名牌运动鞋一双,网友怀疑,替跑者是奔着奖品而来。

有人雇枪手,图的是刷资⿻格成绩。一张精英的“成绩证明”,是通向更高级别赛事的敲门砖。比如北马、上马都设置了精英报名通道,如上马标准是男子全程3小时25分以内、女子全程3小时45分以内,达到要求的跑者,〡第二年就无须抽签,直接获得上马参赛资格。

还有像波士顿等国际顶级马拉松赛事,报名门槛非常№高,不少人达不到要求但又希望参赛,为了获得成绩证明,会出现找枪手的念头。

更多│┃的替跑者,是自己希望参赛,又没有在高需求大赛前成功中签,于是类似找跑友买名额,甚至找黄牛买,自己复印号码布等奇葩招数也就纷纷出现了。

“抓”替跑的也是跑友

每站马拉松都是跑者的节日。遇上替跑行为,参赛跑者的权益首先受到损害,因此“抓”替跑』者最积极的就是跑者,甚至比组委会更积极。₪큐

今年上海马拉松赛后,就有跑友上传照片,质疑组ξ委会裁判的不作为。照片显示,一男性跑者公然戴着女性⊿跑者的号码布出现在赛道上。而上马男女的号码布是一蓝一红,区别明@显。&ldqu‥o;我看见有跑者戴︹︺︻着女性号码布最后冲刺,裁判也视而不见。”跑者#在贴吧里抱怨。

赛└后,上马组委会声明,根据比赛监督、裁判员报告和录像、图片材料,以及相关参赛者举报,已发现7名“替跑”选手。

2014厦门国际马拉松赛,现场有摄影师完整拍下了厦门马拉松业余第二名14015号公然在比赛现场┗更换号码牌,通过3人接力取得虚假成绩。在跑友将举报材料送交组委会后,几人受到成绩取消、两年内不准参赛的处罚。

谈到替跑,跑者们的反应相似,替跑情况则千差万别,大家的反应也各不相同。资深跑者SKY介绍,有跑者因为没◙报上名,又想过把瘾,用他人的号码布─━跑一回,表面上没影响任何人,这是负面影响最轻微‰的一类。有的替跑者是✿。✿为雇主刷成绩,甚至升学加分,却影响了他人的排名。有的替跑者为的是赛事奖金,这是最恶劣的一▒种,是明明白白的抢钱,负面影响最大。

替跑者也有苦衷

跑友普遍反映,能理解轻微的替跑行为,潜台词就是,谁都会有报不上名的时候,也永远有报上了名却有事跑不了的跑者。而办赛的组委会因为有严禁私下交易跑步名额的▍规定,就站到了这两类跑者的对立面。

有跑者告诉北青报记者,“许多跑者,其实就想跑一次北马、上马这样国内大型的马拉松,自己中不了签,只有走替跑这条路子了,各大马拉松应该从增加参赛名额上想办法,最大限度满足大家的参赛热情。”

跑者的情绪,来自近年马拉松的报名热潮,如北马、上马和§厦马的参赛名额已一票难求。一方面参赛名额金贵,而另一方面总有临时去不了⿵的选手。上海知名跑友称,“临时有事走不开,能正规转给符合条件的其他人跑,总比给黄牛好。”

¨

国外筛查值得借鉴

马拉松赛是舶来品,替跑行为也不是我国独创,大名鼎鼎的波士顿马拉松ぷ也曾发生过替跑事件,有热心跑友为此还设计程序揪出替跑者。而一些地区面对替跑行为的对策,很值得借鉴。

比如波士顿马拉松,作为世界六大马拉松赛之一,也常发ψ⿰生跑友๑购买他人号码布参赛的情ю况。2014年,著名网站Four square的联合创始人丹尼斯·克罗利的妻√子,就因冒用他人号码参加波马被抓。

替跑行为让45岁的商业分析师德里克·墨菲下决心用电脑抓出作弊的跑者。墨菲开发的程序,先统计所有完赛成绩比资格赛成绩慢至少20分钟的跑者,结果共搜到2439名。

接下来墨菲对比检查这些跑者的信息。首先确认他们2015年…波马的完赛时间,之后找他们此前的成绩,再与比赛照片对照是否为本人。

到3月底,他们筛查了2439人中的1409人,发现了47例疑似作弊者。47名跑者来自6个国家,年龄大多❤在30-40岁之间,有33名男性,主要从事商业、公务员、教育和政府工作,其中2人为跑步博主。

据墨菲统计,其中29人是购买的号码布,10人抄了近路,4人替跑,4人篡改赛果。

此外,相比国内组委会普遍禁止Θ跑友间转让参赛名额的做法♯♮,香港超马HK168的做法相对人性化,如已报名者可在限定日期内将参赛权转让给任何人士,若无法觅得替代人选,可在约定日期前获半数退还报名费。 

国内转让实难禁止

记者从各赛事组委会了解到,马拉松赛蹭跑行为由来已久,深圳组委会甚至会为这些多出来的参赛者准备相应的补给。

但愈演愈烈的替跑行为和虚假成绩,确实影响了正常参赛跑者的利益,甚至是马拉松的正常发展。在厦门马拉松大规模枪手替跑事件发生后,中国田径协会改变了规则,20岁以下的高中生,全国大部分的马拉松赛都已不能再被用来刷运动员成绩。

这些改变,跑者是理解并拥护的,跑者不理解的是组委会对参赛名额转让的绝对禁止。资深跑友SKY说,经常有朋友参加了摇号,却临时有事无法参赛;也有朋友,例如出差、探亲,碰巧当地举办某个比赛,可能名额没有满,但是已经过了报名时┚间了,如果组委会允许转让参赛名额,本来是两全其美的事。

对此记者采访了北京马拉松组委会负责人王简。他坦言,北马可以照顾那些报了名去不了的跑者利益,比如允许他们领参赛服装包,让报名费不白花。但北马仍不会推出官方转让平台,&l∪dquo;如果推出了交换平台,结果在摇号阶段Ц来了大批黄牛恶意炒号,是否伤害了跑◥友们的利益?”

王简介绍,每当北马比赛前,都会有黄牛私下倒卖参赛名额。“以前这些人都是地下交易,我们官方推出的平台,即使技术再先进,可能也阻止不了黄牛明面上平价交换,私下要求高价转让,等于给黄牛搭了交易平台了。”

对于跑者对普通替跑行为的宽容,王简认为,这也是忽视了马拉松运动蕴藏的健☆康风险。“比如有的马拉松,如北马,是有参赛要求Ⅹ作为门槛的,只有之前参加过全马或半马,成绩还不错,才能参赛。▷”

王简认为,私下转让的行为,Ⅰ就让这样的成绩门槛失了效。而设立门槛的初衷,也是为了挡住一些能力还不够挑战全程马拉松的跑者。据悉,在厦门半马猝死悲剧发生后,有声音称,死者并不具备半马水平,而死者家属正在考虑起诉那名转让号码布的跑者。当替跑涉及到法律层面的责任,也许会让跑者过热的头脑ξ冷静一些ч。